首页 >> 疤痕科普 >>最新动态 >> 李修肤--毁容案少女周岩,接纳自己的伤疤,在“不认识的躯壳”里生活
详细内容

李修肤--毁容案少女周岩,接纳自己的伤疤,在“不认识的躯壳”里生活

QQ截图20190617114905.png


毁容案少女周岩:接纳自己的伤疤,在“不认识的躯壳”里生活

近日,周岩在微博上发布了几张肖像照,其面部和手臂上的疤痕清晰可见。 罗洋 图
2
近日,周岩在微博上发布了几张肖像照,其面部和手臂上的疤痕清晰可见。 罗洋 图

  2016年8月16日,合肥“毁容案”受害人周岩在微博上发了一组个人写真,并配上了如下文字:“我活在一具不认识的躯壳里,过着16岁的日子。无法面对那个已经21岁的‘周岩’……嘘,天快要亮了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  2011年9月17日,因感情问题,周岩被同学陶汝坤泼油纵火烧伤,烧伤面积达全身的28%,致五级伤残。2012年5月,法院以“故意伤害罪”判处陶汝坤12年零1个月有期徒刑。直到今年3月二审判决后,周岩才拿到180万余元的赔偿。
周岩在微博上发布的照片。 罗洋 图
2
周岩在微博上发布的照片。 罗洋 图

  距案件发生已过了五年,周岩也在逐渐康复,但伤疤依然存在。因皮肤功能损伤,周岩体表散热相对困难,每次发烧都会持续多天,服用退烧药后效果也不明显。

周岩在微博上发布的照片。 罗洋 图
1
周岩在微博上发布的照片。 罗洋 图

  摄影师罗洋长期关注女孩,并已出版了摄影书《Girls》。罗洋在个人微博上表示,她与同伴被周岩的“乐观与调皮”打动,决定以摄影的方式,“记录她带着疤痕的青春,疼痛却真实美好的一面”。据华商网报道,周岩认为这组照片是“另类的青春记录”,而她的青春就是这样。

  治疗的初期阶段比较艰难,痛苦地敷药换药成了一种日常。
2012年2月24日,安徽合肥,周岩的卧室内摆放着她童年时期的照片,桌子上则有多张更换下来的纱布。据周岩的小姨介绍,为了给周岩一个好心情,房间里特意装饰了一番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1

  2012年2月24日,安徽合肥,周岩的卧室内摆放着她童年时期的照片,桌子上则有多张更换下来的纱布。据周岩的小姨介绍,为了给周岩一个好心情,房间里特意装饰了一番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
2012年2月27日,合肥市公安局再次公布案件相关情况:被害人或需二次手术,警方暂无法作出伤情鉴定。躺在床上的周岩刚涂完药膏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1

  2012年2月27日,合肥市公安局再次公布案件相关情况:被害人或需二次手术,警方暂无法作出伤情鉴定。躺在床上的周岩刚涂完药膏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
  2012年,周岩通过参加某电视节目,获得了北京一整形医院的免费治疗机会,并接受了约9次手术,修复了19处伤痕。两年后,医院停止了后续的手术。

2013年09月25日,北京,周岩在病房里休息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1
2013年09月25日,北京,周岩在病房里休息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
  与药物治疗同期进行的,还有绘画形式的的“精神治疗”。2014年的夏末,周岩开始走出医院,在善各庄的画室学习绘画,并锻炼自己的手部功能。

2014年10月18日,北京,绘画课上,老师为周岩改画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1
2014年10月18日,北京,绘画课上,老师为周岩改画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  绘画班上的其他学生,都是为报考中央美院等专业学校而前来补习,他们的水平相对高。画室老师说周岩悟性很好,对周岩抱有很高的期待。
2015年1月8日,北京,图为周岩的绘画作品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0
  2015年1月8日,北京,图为周岩的绘画作品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
  周岩并不是一开始就能勇敢面对所有路人的眼光,她甚至觉得自己是“误入人类世界的怪物”。

2015年1月8日,北京,休息的时候周岩总喜欢抱着自己的大毛绒玩具,这是她为数不多的“朋友”之一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0

  2015年1月8日,北京,休息的时候周岩总喜欢抱着自己的大毛绒玩具,这是她为数不多的“朋友”之一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
2015年2月4日,安徽合肥,蜀山区法院将开庭审理周岩毁容案。因案件涉及到个人隐私问题,最终法院同意不公开开庭要求。图为周岩抵达法院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0

  2015年2月4日,安徽合肥,蜀山区法院将开庭审理周岩毁容案。因案件涉及到个人隐私问题,最终法院同意不公开开庭要求。图为周岩抵达法院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
2015年11月26日,安徽合肥,二审开庭审理时,周岩在法院门口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0
2015年11月26日,安徽合肥,二审开庭审理时,周岩在法院门口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
  周岩表示,当初的捐款已所剩不多,母亲因为照顾自己辞掉了工作,爸爸则在合肥一人支撑全家的生活。虽然已有医院免费为自己做了手术,但高昂的恢复费用与医药费还是让家里入不敷出。因此,她开了一家微店,销售一些化妆品、护肤品来补贴家用。

  此时的周岩,已开始通过微店与外界交流,也不再“挡脸”。
2015年11月29日,周岩在家里化妆。目前周岩已经逐渐走出阴影,并开了微店,化妆用的都是自己在微店里销售的产品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0

  2015年11月29日,周岩在家里化妆。目前周岩已经逐渐走出阴影,并开了微店,化妆用的都是自己在微店里销售的产品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
2016年3月22日,安徽合肥,“少女毁容案”民事赔偿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,陶家赔偿周岩180余万元,法院判决陶家在10日内一次性支付赔偿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0
  2016年3月22日,安徽合肥,“少女毁容案”民事赔偿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,陶家赔偿周岩180余万元,法院判决陶家在10日内一次性支付赔偿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
  据新京报报道,周岩在收到终审判决后表示,“我并不指望依靠赔偿款生活,只想这些钱能够支付我的治疗费用,让我活下去。”

  生活还需要继续,周岩在为自己的小事业忙碌着。

2016年3月26日,北京,周岩的母亲在病房里包装微商产品,准备发货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0
2016年3月26日,北京,周岩的母亲在病房里包装微商产品,准备发货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2016年3月26日,北京,除了接受治疗,周岩在医院里还经常读书。在她病房的柜子上,放着各式书籍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0

  2016年3月26日,北京,除了接受治疗,周岩在医院里还经常读书。在她病房的柜子上,放着各式书籍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
2016年3月26日,北京,21岁的周岩在病房内填写快递单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0
2016年3月26日,北京,21岁的周岩在病房内填写快递单

  然而,网店的收入远不能满足治疗需求。为此,周岩又找了份代购工作,“尽可能地自食其力,最大限度减少家人负担。”

摄影师罗洋在微博上发布的周岩肖像。 罗洋 图
0

  社会的广泛关注并不意味着生活质量的改善,周岩的康复治疗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。在周岩微博的评论中,除了支持与鼓励,亦有网友指出周岩需要公开捐款花销账目,或是对其微店中售卖产品的质量提出质疑。用周岩自己的话说,“你要做最坚强的孩子,才能看见阳光。”

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13888309488
- 客服
官方微信二维码
技术支持: 云南微正科技 | 管理登录